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997年陆家嘴向东挺进陆家嘴

发布时间:2021-01-21 08:35:36 阅读: 来源:分割器厂家

同一天,中国上海人才市场也宣布入驻浦东,落脚点也在陆家嘴;此前一天,光大证券(601788)有限公司总部迁入浦东,这是首家将总部设在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全国性证券公司当时的媒体报道惊呼:临近新年,上海出现了一股“东进”热潮!

上海证劵交易所迁入陆家嘴后,大批证劵公司、基金公司开始入驻陆家嘴,上海的证劵业的重心开始逐步从浦西迁往浦东。

陆家嘴,成为中国证券市场新一代地标。

资深交易员 荣柯野

“红马甲”在这里由盛转衰   如今,在陆家嘴上证所新交易大厅里,只有很少的“红马甲”在坚守岗位,大部分位子都空着,而他们的主要任务也从之前的敲键盘,变为主要处理证券公司与交易所间的沟通事宜。

荣柯野是国联证券派驻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场内代表,迄今为止已与上证所风雨相伴16年。如今,在陆家嘴上证所新交易大厅上班的他,比以前更加悠闲和欣慰。在他的“隔断”里,有行情和下单软件,电话和传真设备。这样的办公条件,在从前是大家不敢想象的。在他的记忆中,抹不去的是黄浦路的年代。

上世纪90年代,位于上海外滩北侧的黄浦路可不是等闲之地,上证所在这里开业和落户。尤其是交易日的中午时分,数百名甚至是上千名身着红色背心的交易员(俗称“红马甲”),把这条小马路印染成了一片红色,构成了上海滩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当年“红马甲”很是“吃香”。当时,“跑道”(交易通道)少,“红马甲”少,先输哪笔单子、后输哪笔单子都会给大户们带来直接的经济利益。

“交易员的工作很枯燥,说白了就是打键盘。”荣柯野记得当年上证所的程序很简陋,输一笔单子大概要敲24个键(含回车键),公司规定的及格线是8秒钟之内完成。“手脚快的人大概5秒钟可以完成一笔,慢的人要超过10秒钟。”

几乎每个“红马甲”都记得的一个场景是,每当上证综指向上突破或向下击穿一个整数位的时候,或者即将突破或击穿一个整数位的时候,大家都会一起跺脚、拍桌子起哄。

另一件“红马甲”们最乐意做的事情是抢集合竞价形成的“错单”。1996年底前的一段日子里,上海股票是没有涨跌幅限制的。有时候会有人因为输单时出错,造成个别股票出现明显不合理的开盘价格,比如一下跌幅超过20%。这时,人人都知道财神爷送钱上门,于是大家展开了“抢钱”的比拼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就得在上证所主机接单的那一刹那敲下回车才能成功。

上证所最早只有1个交易大厅,后来一直发展到8个,交易员也从几十人发展到数千人。一厅二厅在黄浦路的浦江饭店,三厅到六厅在闵行路,七厅八厅又到了青浦路。

1997年底,上证所由黄浦路迁往陆家嘴,全面进入无形席位年代,曾经风光无限的“红马甲”也失去了往日的风采。

内地基金经理第一人徐智麟

第一只封闭式基金在这里诞生   这是中国资本市场20年发展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中国基金业的诞生,而这件事情的大背景是上海的证劵金融业从浦西逐步迁往浦东,内地基金经理第一人徐智麟见证了这一历史进程。

本报讯记者 孙琪 1998年3月5日,国泰基金破土而出,成为内地第一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尽管当时的办公地址在浦西延平路135号5楼,但它的注册地址是浦东新区商城路199号;1998年3月23日,内地第一只封闭式基金金泰在刚刚迁入上海浦东陆家嘴的上证所网上发行。  国泰基金公司获批第18天,刚刚上任基金金泰的基金经理徐智麟比以往更早一些来到国泰基金公司上班。一天里他都有点忐忑,也很兴奋,因为自己负责管理的国内首只公募基金基金金泰就要在网上公开发行了。

基金金泰向社会公开发行20亿份基金单位。其中,由基金发起人认购6000万份基金单位,通过上海交易所系统上网发行19.4亿份基金单位。晚上,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布的申购数据让徐智麟大吃一惊,“有将近800亿资金蜂拥而至,抢购这只发行规模只有20亿的新基金。可见,当时投资者对于基金第一单的追捧程度有多热烈,同时也从侧面反映了部分投资者在投资理念上不够成熟。”1998年4月7日,基金金泰在上交所上市,开盘即高达1.45元。中国封闭式基金的历史大幕由此拉开。

“我们刚开始运作基金的时候,证劵公司也有研究员,他们出报告,写什么股票好,什么股票就跌。”徐智麟笑谈20世纪90年代末证劵市场的特点。“谁都不把研究员的报告当一回事。”

但学院派的徐智麟一直拿做学问的态度做股票,坚持“研究创造价值”的投资信念。在基金金泰成立之前,徐智麟带领的投资团队已经做了详尽的研究和周密的准备,组建了研究员队伍,搭起了股票池,对拟投资的股票有了一个初步的筛选。国泰基金的研究员曾为了调研东方明珠(600832)的业绩,而亲自站在东方明珠门口统计每天的参观人数。

12载过去了,内地基金业在监管部门的呵护下已健康发展起来。当年被徐智麟认为是超前的价值投资理念,已成为现在市场的主流投资理念。

证劵市场的游戏规则,被一代代像徐智麟一样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改变着,中国证劵市场已真正成为中国经济的晴雨表。

媒体人韩益忠

政策调控新“武器”登场   经过20年的发展,现在的证券市场早已不是当年人们抢购5角钱的油印小报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了,但媒体对市场的引导作用非但没有因信息传播的多样化而削弱,其重要性反而与日俱增。

本报讯记者 沈韬 “比起7年前上证所的成立以及"327国债期货事件",哪怕是比起"5·19行情",上证所的搬迁在中国证券史上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上海滩资深证券记者韩益忠是这么觉得。然而,整个市场环境却并非看上去这么简单一年前,《人民日报》第一次以发表社论《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的方式,发出官方调控股市的声音。股市应声下跌,连续两天大盘几近跌停,累积跌去了18.42%。  这是媒体第一次展示出它的强大威力,同时,也更深层地预示了中国股市的发展进入一个政策调控的阶段。

继1996年12月16日《人民日报》首次发表针对股市的社论后,在市场持续处于狂热或低潮时,《人民日报》的社论就会适时地发出声音;并且,不论其“发酵”的时间是长还是短,最终的结果都是把原本陡直的日K线硬掰了个弯。

1999年5月19日,在网络股带领下,沪深股市一扫低迷,走出大幅攀升行情,30个交易日内股指上涨了65%,其中相当多的个股股价翻了一倍。这就是一直为股民所津津乐道的“5·19”行情。其间,在行情初起之时不久,《人民日报》再次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重申当时的股市行情只是恢复性上涨,显然这对当年的市场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5·19”行情实际上一直延续到2001年7月才告结束。自此,长期在媒体工作的韩益忠领教了媒体的力量。

因此,韩益忠准备在之后的20年里继续不厌其烦地告诫他的读者,只有看清市场大势,才能战无不胜。

三国计游戏

六台图库宝典

百乐游戏大厅最新版

女神猛将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