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培全艰难索回天府可乐

发布时间:2021-01-07 11:43:25 阅读: 来源:分割器厂家

天府可乐与百事可乐品牌之争首轮获胜,这也是近年来中国民族品牌与外国品牌交锋的首次胜利。天府可乐由兴盛到衰亡,再到艰难“索回”的历程,对于民族品牌而言无疑是一堂生动的课程。这一历程,既是民族品牌存亡的故事,也是身在其中人们的命运。

创始人“辛苦打拼的品牌白白没了”

记者9日来到高楼林立间的中国天府可乐集团公司厂区,这里已是一片破败,厂房被拆得七零八落,院子里到处是建筑垃圾,其间隐没着印有“天府”和“百事”字样的可乐瓶盖。73岁的李培全是天府可乐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当年与百事可乐合资的主要负责人。他一边捡起瓶盖一边感慨:“这里是我的伤心地啊,历经八年研发,白白地被人家弄没了!”

天府可乐曾占中国可乐饮料八成市场份额,在中国有108家分厂,年利税七千万元,纯利润约一千万元,总资产近亿元。

但是好梦不长。1994年与百事可乐合资后,合资公司未遵守生产天府可乐占50%的承诺,逐年减少天府可乐生产,到2005年时仅1%。与此同时,合资公司累计最高亏损达7000万元,中方公司未分得一分利润,成为特困企业的天府可乐集团 于2 0 0 6年 出 售 全 部 股 份 , 至 此 百 事 控 股94.4%。

与天府可乐一样,当时中国八大饮料厂中的7家先后被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收购。李培全说,当时外资享受超国民待遇,如所得税只有15%,而国企却是33%,大部分饮料厂亏损,不得不接受外方合作。“刚刚对外开放,我们天真地以为外资企业是来帮助壮大发展的,没有料到人家是来占领市场和消灭民族品牌的。”他说。

双方合资后,李培全离开了他一手创办起来的天府可乐,到湖北武汉一家企业任职。他说,心里总是过不去,就好像是把自己的孩子卖给了别人。合资公司多次邀请他回去任职,均被拒绝。三年后,合资公司再次派人前往武汉请李培全回去。“我心想回去看看他们到底把天府可乐弄成什么样了,看看老员工怎么样了,我就答应回去当顾问。后来发现百事不仅不怎么生产天府可乐,对老员工也不好,我老是跟他们吵,之后就不得不走人了。”

与此同时,李培全的继任者、合资公司董事长邹振黄也在为天府品牌和天府人的命运而担忧。65岁的邹振黄在此次法院审理中提供了当年向百事中国发出的抗议函,以及向国家经贸委等发出的函,反映合资公司“持续非正常经营性亏损,以及天府可乐产量的不断下降”。“董事会中我们只有2票,外方有4票,而且由于外方控股并担任总经理,我们多次抗议,但根本没有话语权。”邹振黄说。

作为天府可乐配方及工艺的惟一完整掌握者,天府可乐集团总工程师姜永煌是此次索回配方及工艺的关键证人,61岁的他专门从四川打工的企业赶回来。他表示,希望索回品牌,重振天府可乐。

老职工“我们也被牺牲掉了”

现任中国天府可乐集团总经理钱黄告诉记者,公司合资前有1000多名员工,其中430名骨干到了合资公司,其余600人拿基本工资,并说好等合资公司赢利后解决其待遇和社保问题。由于合资公司常年亏损以及合作的结束,目前公司剩下的400多名职工长期依靠上级部门救助艰难度日,2006年人均月工资100多元,现在也只增加到300多元,职工生活困难,长期上访,企业压力很大。2006年股份全部转让后,公司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稳定和解决矛盾。

邹振黄在合资公司任职一年多后再次被调回天府可乐集团,他说:“几乎每天都有好几拨人到办公室来骂,那十几年的日子太苦了,没有收入来源,还有不断累计的债务,职工生活太困难了。2006年我退休时也才300多元。”

61岁的杜金亮是到合资公司的骨干之一,任第一任销售部经理。他说:“当年那么红火的天府可乐,眼睁睁看着没了,老职工们也被牺牲掉了。”因为不愿帮合资公司逼走老职工,杜金亮等几人主动辞职。曾在天府可乐供销科工作的杜金亮回忆说,那时天府可乐在全国供不应求,来的货车从厂区排到一公里外,他们在外地还要躲着千方百计找关系来提货的销售商。“领导批条子,我们都没办法,没货啊,24小时三班倒地生产都不够。”他说。

当时重庆平均工资不到两百元,天府可乐集团职工平均工资就有300多元,杜金亮说自家在80年代末就买了电视、冰箱和洗衣机。二十多年后,杜家的电器还是当年购买的那几样,生活十分困难。妻子阳以纯也是老职工,本是医生的她后来只能去收水电费,如今又深受病痛折磨。她说,两人十几年来每月都只有300元收入,现在退休了也只有一千元,连吃药的钱都不够,根本不敢住院。自己有严重的肾病,光金水宝一种药,一个月就得五百元,老杜有高血压,只能吃最便宜的维耳亚和丹参滴丸。儿子努力考上了警校,不用交学费,要不也得辍学了。

杜金亮夫妇却说,他们的情况还算好的,有一些老职工更加困难,曾有老职工因得病付不起医药费而跳楼自杀,因脚有问题丧失劳动能力的秦静和瘫痪的李萍的生活更难。

钱黄说,春节去看望住在楼梯间瘫痪在床的李萍时,她问的不是发多少钱,而是“品牌要回来没有”。这两年连老是上访的员工都不再叫苦,支持索回品牌。

法院两次开庭都聚集了80多名自发前往的天府可乐的老职工。41年工龄的高镜福说:“这下算是看到点希望了,肯定还有很多困难,但我们会坚持到底,一直到重新生产的那一天。”

“本来心都死了,现在好像又有激情了,我们当年辛苦打拼的品牌就这么没了,不甘心啊!看到大家都这么支持,我也有劲儿了。”李培全说。

企业家“民族品牌要自立自强”

自2008年起,天府可乐集团开始向百事可乐公司索回品牌,年过七旬的李培全到处奔走呼吁、曾主持研发的老专家从台湾带回保存几十年的资料证据、月收入仅300元的几百名困难职工的支持……据悉,天府可乐集团还将就商标返还和合同无效继续向百事公司提起诉讼。然而,天府可乐仍面临着继续索回各项权利和重新生产的现实难题。天府可乐由兴盛到衰亡,再到艰难“索回”的历程,对于民族品牌而言无疑是一堂生动的课程。

“这是我们的家丑,但就是要外扬,因为我们想重振天府可乐这个品牌,也为后来者提供教训。”钱黄说。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我国加入W T O,民族品牌与跨国公司合作增多,一方面是碧浪、汰渍、奥妙等外资品牌在国内声名日响,另一方面是高富力、熊猫等“老品牌”逐渐为人所淡忘。随后,一场内资品牌的复兴运动也开始兴起。熊猫洗衣粉合资7年以后,从当初年产量6万吨下降到4000吨左右,“娘家”北京日化二厂与宝洁达成协议,提前终止熊猫的使用合同。与天府可乐同期与外资合作的上海美加净在发现外方减少品牌产量时,花大价钱将美加净买回。

娃哈哈与达能纷纷扰扰的“离婚大战”至今还没结束。就在娃哈哈与达能对外宣布和解之时,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SC C)作出裁决,认定宗庆后与娃哈哈集团等严重违反了相关合同,使达能因不正当竞争蒙受了重大损失。

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今年“两会”开幕前高调向媒体公布了他将提交的《关于加强对外投资管理,积极推动“走出去”战略的建议》,矛头直指部分企业的盲目行动。他透露,仅在2008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损失就高达2000亿元人民币。

宗庆后坦言,多数并购失败是因为中方企业不了解当地法律法规且在经营理念上与当地存在差异。他在建议中分析说,有些企业本身国际化经营水平低,尚未具有充分利用国内外资金、技术和市场的能力与实力,因而陷入并购泥潭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2008年,可口可乐与汇源并购引发巨大争议。国内某门户网站的投票调查显示,接近三万人、高达82.44%的比例,反对可口可乐对汇源的收购。其中83.55%的人认为,这样的收购涉嫌外资消亡民族支柱企业。可口可乐收购汇源被迫中止。

李 培 全 说 , 汇 源 果 汁 占 中 国 市 场 份 额 的60%,一旦被可口可乐控制,其他同类民族品牌的生存空间和条件将十分艰难,包括上游原产品价格可能都要受控。

“民族品牌必须要自立自强,要警惕外资并购中的风险。”这是李培全和宗庆后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上海微创无痛人流手术费用

上海输卵管再通手术费需要多少费用

上海妇科医院_灵芝孢子粉的功效

上海中医医院排名前十名_潜心于50余年中医李行能教授在上海明珠医院坐诊

治疗腺肌症的最佳偏方

子宫疤痕会产生哪些风险?